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十博士—张铁生—义和团  

2006-12-28 11:1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网易博友们不断发来圣诞快乐的祝词,我的学生们也通过手机不时发来短信,打开看时,多半是“圣诞快乐”或英文的“Merry Christmas”之类。即便在我们这个开放程度很低的小城市,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圣诞促销广告也比比皆是。看来,圣诞节这个纯粹的外来户真要在中国生根发芽,落户安家了。说实话,醉醒之间虽然过过正宗的洋圣诞,但也没觉得那玩意儿有什么新鲜和特别的。耶稣基督离我们太遥远了,他的生日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大家找个词,凑凑趣,有人再一炒作,哈哈一乐,就这么折腾起来了。炒起来就炒起来了呗,反正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人敲锣打鼓娶媳妇,有人就嘻嘻哈哈喝喜酒,各得其所,倒也相安无事。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不,有人看着不顺眼了。北大、清华等高校和科研单位十位哲学或教育学博士发出联合倡议书,称要通过此联名“唤醒国人、抵御西方文化扩张”,号召网友慎对圣诞节。博士到底是博士,瞧人家那词用的,不把弓拉满喽,不说“抵制”,说“慎对”,左右逢源,决不授人以柄。但醉醒之间琢磨来琢磨去,终归还是老祖宗说过的词儿:“夷夏之辨”、“非我族类,必异其心。”十博士倡议人们“慎对”圣诞节,根本原因不外乎两点:其一,圣诞并非中华原产,我天朝文化先进,源远流长,春节端午中秋应有尽有,本无须尔等洋鬼子节日来凑什么热闹。此等外夷舶来品竟来我天朝上国嚣张,“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其二,洋人用心,必有深机,现在抛过来一个明显带有宗教色彩的圣诞节,谁知是不是一个文化特洛伊木马?如此潜移默化的文化渗透,长此以往,恐将动摇国本。如此事关民族兴衰之大事,岂可不“慎对”乎?

说到这里,醉醒之间想到文革期间的一位风云人物。那时候,运动一个接一个,风云人物此起彼伏,各领风骚一两年而已。其中就有一位辽宁的张铁生先生,以 “无知者无畏”的英雄气概,狠狠地反了一把潮流。此公在外语考试的卷子上写下了如下几句话: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照做接班人。(也许有个别字记忆有误)这几句话在全国掀起了惊天巨浪,张铁生因此而暴得大名,飞黄腾达。回顾白卷英雄张铁生的名言,再品味品味十博士的倡议书,二者何其相似乃尔!当然,张铁生之流的白卷英雄与名校的博士是无法同日而语的,但三十多年前张铁生无师自通地喊出的那段“语录”你能说不是有些人骨子里的话吗?现在的读书人,从小学开始学外语,有几个是自愿的?还不是让考试逼的。中考,高考,自考,职称考,外语考你一辈子。谁敢说不学外语?假如,除了上学期间,中高考以及毕业以后统统不考外语了,估计会有千万个张铁生站起来!那什么英语、俄语、法语,这些“非我族类”的东西,估计都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现代物理学、化学、信息技术,乃至整个现代科学技术体系,都是西方外夷的“奇技淫巧”,我们是不是也该弃之如蔽履啊?阿弥陀佛,打住,不敢往下想了。

不要以为醉醒之间是在危言耸听,中国人可是有此传统的。百余年前,曾经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义和团运动,按照正统的解释,那是一场中国人民自发的反帝爱国运动。然而,历史的书页上总有正面和背面,当我们翻开历史的背面,我们看到的是义和团对所有外来事物的敌视和毁灭。见洋人就杀,见教堂就烧,我们也许无法用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准去苛责他们;但是,把所有与“洋”字沾边的典籍著作付之一炬,对那些信教的同胞甚至其家小妇孺大开杀戒,难道也是理所当然的吗?鲁迅先生当年形象地将其比喻为“倒洗澡水连同里面的婴儿也一起倒掉了。”这种行为的背后,总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在支撑着,这就是鲁迅先生借阿Q之口所的“祖上的龙袍是真金的。”1792年,当英国特使马嘎尔尼以为乾隆皇帝祝寿的名义要求与大清贸易通商的时候,乾隆皇帝的答复很值得玩味:“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一边玩去!贸易交流如此,思想文化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时主张平等交流,学习西方文化思想的代表人物,无论是魏源、郭嵩焘,还是康有为、梁启超,哪一个不曾被卫道士们痛骂?封疆大吏如张之洞者还羞答答地整一个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从骨子里还是把西学当成不入流的“末技”。

直到民国以后,还有位不肯剪辫子的 “四洋先生”1辜鸿铭,虽学贯中西,精通十余种外文,论学问和名望,要大大高于现今的十博士,但对于西方一概视之如无物。此公坚守“夷夏之辨”,认定儒学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这句话老长时间没人提了)的真理,当然,对男人纳妾,女人裹脚这类的国粹也是坚决捍卫。身虽在群山之中,却不识山之灵秀,真所谓“花岗岩脑袋”,徒为天下笑耳。

在有些人的头脑里,总有一种对外来事物的天然抗拒。如果是汉唐盛世时候还稍微好一点,一到乱世,就有人认准了“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这妖孽到底是谁或什么呢?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肯定不是,那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舶来品。而中国人恰恰又缺乏反思的传统,很少有人会像鲁迅先生那样去认真思考本民族的劣势和不足,而是简单地把问题归于外国人的阴谋或内部出了奸佞。人们把文革简单归罪于林彪、四人帮就是这种典型的思维逻辑。甚至,不少人把一切外来的东西都看作洪水猛兽,似乎都有一种阴谋暗藏在里面。

文化的繁荣需要宽容。当年,蔡元培先生就以“兼容并包”的思想为北大乃至全国树起了一面文化宽容的旗帜。实际上,有好多东西并不是非此即彼,你死我活的。一个圣诞节,犯得上如此大动干戈吗?我们中华文化洋洋五千年,在一个小小的洋节面前就如此不堪一击?那些口口声声要保卫中国文化的卫道士们似乎也太缺乏民族自信了吧?如果我们仔细地研究一下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文化因丰富而精彩,也因丰富而呈现生机和活力。在生态学上有这样一个原理:一个生态系统,它的元素越是多样,系统也就越稳定;相反,如果系统的构成过于单一,那么,系统在环境剧烈变化的情况下,就容易崩溃。因此,单纯地强调文化的纯洁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在当今全球化浪潮日趋高涨的世界上,我们已不可能再回到闭关锁国的年代。在与世界各民族竞争的过程中,我们只有取长补短,不断完善,才能续写中华文化灿烂辉煌的篇章。

 

注:辜鸿铭生于南洋,曾娶一日本女人为妻,又留学欧美,最后在北洋政府任职,故人称“生在南洋,婚在东洋,学在西洋,仕在北洋”,四洋先生因此得名。

补记: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且当时本人年龄较小,关于张铁生的事情,本人记忆有误。首先,当时张铁生参加理化考试后几乎交白卷,他在试卷背面上给“尊敬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参见http://post.baidu.com/f?kz=86978361),并非醉醒之间所写的几句“顺口溜”。“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照作接班人。”这几句话大概是当时“上边“说的,也可能是老师说的别人的事,让我张冠李戴了。时间久远,记忆难免混乱,又没能及时查阅资料,谨致歉意。(2007年1月4日)

再补记:近日偶然翻书,查找到“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照作接班人。”这几句话的出处。1973年,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教育界的“马振扶中学事件”。这年的7月10日,河南省南阳地区唐河县马振扶公社中学进行英语考试,学生张玉勤因不会答题而在试卷上写下了以下几句话:“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也能作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其班主任和校长对她进行批评并令其作检查。7月14日,张玉勤投河自杀。张玉勤的悲剧在于,一、文革期间流行的读书无用论和知识文化贬值对她的毒害太深了;二、张本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精神过于脆弱。而后者,如今冷静分析,和中国只重成才而忽视成人的教育制度和观念不无关系(这一点至今仍有现实警示意义)。事后,江青等人抓住此事,大做文章,在教育领域掀起了新一轮批判资产阶级反动教育路线的运动。张玉勤的班主任和校长均被判刑。马振扶事件与张铁生事件,黄帅事件一起,成为文革后期教育界最引人注目的事件。(参见《我们的七十年代》一书) 2007 年3月14日补记。

  评论这张
 
阅读(334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