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  

2006-12-03 23:37:53|  分类: 人生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就像一个巨大而混乱的祭坛,而要祭祀就要有牺牲。这里,牺牲用的是它的本义,即古代献祭用的活猪牛羊乃至活人。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被打入另册的黑五类及其子女,便充当了这个现代祭坛上的牺牲。文革期间,有两大阵营是界限分明的,那就是人民和敌人。当然,最混乱的日子里,各个派别文攻武斗的时候,都号称自己是人民而对手是敌人,乱成一锅粥,不提也罢。比较清楚的是,凡属于“黑五类”者,肯定属于敌人无疑。“黑五类”者,地、富、反、坏、右也,即政治身份为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等五类人的统称。“黑五类”是和“红五类”——革命军人、革命干部、工人、贫农、下中农——相对应的。

小时候第一次参加大队全体社员大会的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大队部的大院里高搭起会台,台下全体社员(那时候不叫村民,叫社员,显然是从公社而来的)或坐或站,听革委会主任义正词严,声嘶力竭地在台上讲话。在会台的两侧,十多个黑五类分子在台上跪着,低头认罪。他们中,可能有邻居家的大叔,有经常给孩子们讲故事的大爷,那样的熟悉,那样地亲切。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他们全变成了我们的敌人,牛鬼蛇神了。

一到逢年过节或有重大庆典活动,这些被打入另册的人们就被罚去打扫大街,清理卫生,这叫劳动改造。记得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看到了一个比我大不了三两岁的孩子,听说是替他年迈多病的爷爷来打扫的。我至今清楚地记得他弯腰弓背扫大街的样子和那迷茫羞愧的表情。这种惩罚就像挂牌游街一样,对心灵和精神的伤害要远远超过体力付出的百倍。那种羞辱,那种对人格尊严的践踏,便是成年人也难以承受,更何况一个孩子!

这些黑五类分子所受到的歧视今天的人们是很难想象的,几乎被剥夺了所有做人的尊严和最基本的生存和发展空间,而且,那个年代血统论盛行,这种歧视不仅针对本人,还针对其子孙后代。黑五类的子女也成了黑五类,成了大家鄙视的对象,就连上学都受到限制。小学初中还可以,到考高中的时候就麻烦了。我很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个镜头:文革后期(或者是刚结束文革的时候?),正上小学的我有一次到学校办公室去,正好老师们正在初中毕业生考高中的成绩,有位老师指着一个富农家儿子的名字说:考得不错,咳,可惜了。一声“可惜了”包含着多少不公和悲哀啊。甚至他们的后代连婚姻权都被变相剥夺了——贫下中农,革命群众的女儿谁愿意嫁给一个地富狗崽子呀?我们邻居有位老太太,那时候人们都喊他叫地主婆,丈夫早就死了,她辛辛苦苦把两个儿子拉扯大。等到儿子成年了,却怎么也说不上媳妇,人家一打听他们家的出身成分就吹灯拜拜了。直到文革结束以后,一个儿子才找了个二婚,另一个现在都五十来岁了,还在打光棍。

父亲有位朋友,叫马家骥,是我们邻村的,出身地主家庭,父亲是当地很有声望的老中医。他本人则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语文教师。虽然他一直为人谨慎低调,业务又好,但最终也难逃文革的厄运。文革结束后一次他到我们家做客,跟父亲谈起往事,仍感到心有余悸。文革中他不仅被勒令停课靠边站,而且受尽侮辱欺凌。造反派命令他们这些反动分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编自唱所谓“混蛋歌”:我们都是大混蛋,妄图复辟来变天......(大意如此,具体是什么词记不清了)。谁要是不唱或态度不好,红卫兵的铁拳甚至皮带就抡上去了。老师文革后被平反解放,又恢复了教师的身份,而且成为一方名师,后来一直做到我们哪个县级市的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我们村还曾经有一个文革前的北大毕业生,名叫邵中。他本来不是我们本地人,满口普通话非常标准,上小学那会儿还记得他偶尔冒出两句英语,说得很流畅,但村里人谁也听不懂。越发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其父母和兄弟姐妹或在美国,或在香港,或在台湾,海外关系复杂,文革中倒了大霉,被下放的到我们那里。最后在我们村找了一个姑娘结了婚。文革后平反被安排在我们县一中任教,后来做了那个学校的校长。

我上初中时的数学老师,张泽民,河北赵县人,曾经是我爷爷的学生,又曾短期教过我的母亲,一个非常和善而又才华横溢的教育精英。1957年因某些所谓“反动言论”被打成右派,后来又蹲过几年大狱,在建筑工地被强制劳动,人生最美好的二十年时光就这样白白地荒废了。直到文革结束,才又重操旧业。他是我从小学到大学最为敬重的老师之一,我上高中的时候(八十年代初)调回了原籍,听说后来相继担任了赵县的教育局局长和副县长。九十年代初我在农大读研的时候邂逅相见过一次,后来就断了联系。

虽然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有人不断地播种仇恨的种子,而我们也曾跟着别人的调子高喊连自己都没弄明白的批判口号,但内心里,对那些所谓“反动派”却根本恨不起来。有时候,反而心生一种同情和敬佩感。这些黑五类分子特别是其中的右派往往很有学问。除了刚才提到的两位老师外,还记得有一位右派,在儒法斗争和批《水浒》的时候作为反面教员被勒令向全体社员讲解其中一些故事,因为大部分革命群众喊喊口号还可以,真要讲起来还得请那些有文化的右派分子才行。他讲得非常形象生动,对于我们这些整天高喊着革命口号,行走在文化沙漠上的革命小将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于是,上小学的我知道了曹操是如何杀孔融的,宋江是如何架空晁盖的,批判的事反而忘一边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