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想起了王秋赦  

2006-06-12 11:52:54|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秋赦何许人也?现在二三十岁,“不识愁滋味”的年轻人对这个名字想必是很陌生的。而这个名字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如同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无论如何也难以摆脱掉。 

王秋赦本是作家古华在其代表作《芙蓉镇》中塑造的一个人物形象(这部小说后来被大导演谢晋拍成了同名电影),一个生活在芙蓉镇,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流氓无产者。因为在运动中跟风紧,站队准,特别是抱上了女书记李国香的大腿,被这位性饥渴的李书记包了“二爷”(也算是傍了个权力的大款吧。),才像阿Q傍上了革命党一样阔了起来,吆五喝六,飞黄腾达,不可一世。在那个左得发狂的年代,阿Q等人发迹的机会实在太多了。在十年文革这一滩混水中,王秋赦可是大大地摸了一篓肥鱼,体验了一番在芙蓉镇黄袍加身的感觉,和阿Q革命成功把吴妈和赵司晨的妹子统统据为己有一样。只不过,阿Q只是做梦娶媳妇,意淫了一番而已,王秋赦可是实实在在地风光了一把。只可惜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歇斯底里的年代终归要结束的。当社会回归理性,走向正常的时候,曾经文革之“沧海”而难为水的王秋赦却承受不了这种天堂与人世(注意:不是地狱)的巨大反差而精神崩溃了。

王秋赦难道只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个艺术形象吗?当我们回顾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不,甚至就是现在,就在我们身边,你敢说王秋赦们绝迹了吗?你敢说一旦条件成熟,不会再冒出成千上万个李秋赦,张秋赦吗?近来浏览某些以左而闻名的网站,闹不好还真以为又回到四十年前了。看看那些论坛里的帖子,用的都是什么语言?“如果文化大革命继续下去,中国取得的成就会更大。”;“文革期间虽然乱了点,但没有现在腐败”;“当初失误就在于没有把地富反动分子都杀光。”;“对于***这种反动分子,一颗子弹够了。”诸如此类的帖子,让人不寒而栗。其中,也许不乏对现状不满的弱势阶层或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但更有可能是文革中那些发达了的“左利者”(这个词本来是指习惯使用左手的人,即俗称的“左撇子”,现在拿来被我赋予了新义)及其所荫及的子孙亲朋,即所谓既得利益阶层。这些人并没有像王秋赦那样崩溃,他们一方面在等待着“左”字号病菌繁殖的土壤,一方面在用各种或明或暗的手段抵抗着社会的改革,抵消着改革的成果。

文革结束将近三十年了,但文革的阴魂还远远没有散尽。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曾有一句名言:“文革已渗入中国人的血液中。”令人悲哀的是,我们的民族似乎是一个很健忘的民族。我们很善于用歌舞升平来装点一个皇帝新装般的太平盛世,我们更善于用种种精神鸦片来麻醉我们对苦难的记忆,甚至毫无原则地宽恕那些对全民族犯下的罪恶。我们学会反思了吗?我们学会忏悔了吗?

每当想到这里,我的大脑常常定格在电影《芙蓉镇》的最后一个镜头:一切又回到原点的王秋赦彻底疯了,整天敲着破锣,晃荡在芙蓉镇的大街小巷,扯开嗓子喊着:“运动啦!运动啦!又该运动运动啦!”记得当年看电影时,好多人看到这一幕都笑了,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那柄悬在全中国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现在能说消除了吗?那声嘶力竭的叫喊,如同撒旦的魔咒,让人感到一阵阵刺入骨髓的寒意。

  评论这张
 
阅读(7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