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杂说辫子  

2006-08-07 20:46:22|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声明,这里所说的辫子可不是三十年前在女孩儿中间颇为流行的羊角辫儿,而是从1644那个甲申年直到民国初年二百多年间中国男人们留的那条长长的辫子。那东西英语叫 pigtail,再翻译回来就是猪尾巴。我辈自是无缘得见这种绝对中国特色的东西。当今的某些艺术家或自诩有艺术家气质的人,不知受谁的启发,也弄一条怪模怪样的辫子在脑后晃悠着,自我感觉甚好。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等不便多说。不过窃以为,论辫子的大小和艺术水平,恐怕比起百余年前差远了吧。倒是那些躲都躲不开,整天鼓噪的清宫戏表现更真实一些。

满清入关以后,多尔衮颁布《剃发令》("剃"本应是另一个同音异体字,但怎么也打不出来),强迫其他民族(主要是汉族)男子像女真人那样,把头发前边剃干净,后面留一条发辫。对于有着数千年文明并且在文化上一直处于优势和中心地位的汉族知识分子来说,这绝对是奇耻大辱,各地反抗相当强烈。而满清人则以铁腕镇压,在当时那叫“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于是就有了“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在血腥镇压下,中原士子百姓无奈,忍辱负重,作了二百多年的大清顺民。说到这里,再插一句,现如今表现清朝故事的电影、电视剧多如牛毛,不是展示康熙大帝的雄才大略,就是津津乐道于雍正的心术权谋,再就是风流皇帝乾隆如何勤政爱民,反正是辫子满天飞。怎么就没有一部说说这辫子是怎么留下来的?好象我们汉族人一个个都是自觉自愿地向满族先进文化看齐,人心向化了?

    反思那段历史,辫子无疑成了汉族知识分子心中永远的痛。而到了近代,中国人大倒霉运之时,辫子也就成了中国愚昧落后的象征而屡遭洋鬼子讽刺嘲弄。除了辜鸿铭之类虚妄的中华文化优越论者之外,大抵通晓西学,喝过洋墨水(不管是东洋还是西洋)的知识分子,无不对此深恶痛绝。于是在那些留学生中,一种自发的剪辫运动迅速兴起。待到辛亥风起云涌,民国肇造,又是一阵全国性的强制剪辫。但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不仅那些八旗子弟、遗老遗少如丧考妣,就是作了满清二百多年奴才的普通百姓,也对那玩意儿依依不舍起来。可以推想,那时节,先是满街的大辫子中偶有两个脑后秃秃的异类(也有个别的像鲁迅刚回国时那样弄个假发辫充数的),后是满街短发人群中,辜鸿铭、王国维之类前清子民拖着大辫子晃来晃去,堪称中国一景。

     现在看来,剃发留辫实际上是当时处于文化弱势,但突然间阔起来了的满清权贵对先进中原文化的一种整体阉割。汉族知识分子在皇权专制的高压下本来就膝盖发软,经此打击,更是沾上了明显的太监性格。随着满人统治的不断巩固,这种太监性格进一步得到强化。到康乾“盛世”时,戴名世、庄廷珑等文字狱导致大批知识分子人头落地,文人们一个个都吓得躲到金石考据里边去了。像清初黄宗羲、王夫之等具有独立思想的知识分子几乎绝迹。

    与太监的单程车票不同的是,剃去的头发还可以再长起来,留成的辫子还可以剪掉。但问题是,中国人的奴性也一并剪去了吗?特别是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整体,从太监性格中觉醒了吗?也许,新文化运动吹响了这种觉醒的号角,但以后呢?随着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的深入,知识分子那种超然独立的人格再次被扭曲、强奸,“皮毛理论”大行其道。知识分子在严酷的政治形势下,或者趋炎附势,曲意逢迎,或者充当御用文人,“南书房行走”,甚至卖友求荣,出卖良心。在那非常的年代里,大多数恐怕都在检讨,认罪、自诬以自保吧?铁骨铮铮如遇罗克、顾准、马寅初者有几人?

    脑袋后面的辫子剪掉容易,脑袋里边的奴性清除起来,难!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