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我的大学故事(一):白洋淀上发神经  

2006-09-29 17:23:34|  分类: 人生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icture from: http://www5.blog.163.com/article/-_EEg04feGV2.html

    从第一次踏入大学校门至今已经二十余年了,离开大学也已经十几年了。偶尔翻看当年的毕业纪念册,看到那一张张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容,回想起那些或忍俊不禁,或自鸣得意,或追悔莫及的陈年旧事,人生苦短、往日难追的慨叹便在心中油然而生。恰好昨天研究生时代的舍友乔来访,更是勾起当年的粉红记忆。现在把记忆中的大学故事择其趣者散记一二,也算立此存照吧。

    其一:白洋淀上发神经

    记得那是在1989年的秋天,马上就要过国庆节了。9月30日晚上,临睡觉前,我们宿舍三个人,我和申某、乔某(当时正在读研,住宿条件自然比本科生要好,一般都是三个人一间宿舍。)开始核计第二天干什么。有人提议说:明儿去白洋淀怎么样?另两人齐声赞同。于是,开始休息。

    第二天早晨起来,几个人似乎把昨晚上的约定忘了。等到九点多钟,不知谁又想起来了,于是每人一辆自行车,动身出发。

    从保定到白洋淀距离约有九十华里,正常情况下也要骑三四个小时。那天不知怎么那么倒霉,转迷糊了,一个多小时硬没有走出保定市区,等到找着正道儿,已经十一点了。一开始兴致还蛮高的,一路上还歌声不断。走了也就有一半,打击接踵而来。先是申的自行车爆胎,路边半天看不着个修车摊,一路车圈压地走了十来里才找着地方把车修好,没多一会儿,乔的车子又出了毛病。这时候可就过了中午了,又累又饿,我们几个再也提不起刚才的精神,一个个全蔫儿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小饭店,凑合吃了点炒饼,才略微恢复点元气,继续上路。

    在白洋淀玩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我们赶到的时候就已经快三点了。在码头雇了一条人工划的小船,划船的是一位看上去年逾七旬的老者,个头不高,但身体硬朗,精神矍铄。老头儿自称当年曾参加过大名鼎鼎的雁翎队,在白洋淀上打过鬼子。他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起当年如何和鬼子伪军在芦苇荡里捉迷藏,如何用大抬杆(当年白洋淀游击队使用的一种土枪炮)把日伪军打得晕头转向,不禁令我们对其心生敬意,以致于连还价的事都忘了。

    我还把我那只口琴也随身带去了。就在那条小木船上,《拿波里舞曲》和《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在白洋淀上忘情地飘荡,真有一种说不出的陶醉感。

    往回走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进入市区后草草吃了点东西,几个人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又跑到学校附近的一家电影院去看了场电影。那时候的电影院人气颇高,可不像现在,成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鸡肋。在保定,晚场的电影一般都在9点左右才开场。看完电影回到宿舍,那股神经劲儿还没过去,于是又邀请对门宿舍的哥们儿来打扑克,反正是放假期间,也没什么人管。如此这般一直折腾到十二点半才算结束。

    你问第二天怎么样?我告诉你,早晨饭是谁也没吃,中午饭是三个人玩锤子剪子布,谁输了谁一块儿打来。至于是谁输了,对不起,忘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