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我的大学故事(三):打赌

2006-10-17 22:12:44|  分类: 人生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曰:男人有两大爱好,一为好色,一为好赌。好色今儿就不说了,好赌嘛,本人可有亲身体验。大学期间,本人及周围一帮光棍汉就颇有此“雅好”—— 当然,我说的是,打赌。

打赌是赌的最简单最基本的方式,用不着麻将,牌九作赌具。看见一重物,甲说自己能举起来,乙说你不行赌就开打起来了,就这么简单。大学期间,男生尤其乐此不疲。

同宿舍冯某特爱打赌。有一次,他和王某两人就哪一个是中国第一大姓氏争起来了。冯说是“张”姓,王说是“李”姓,二人互不相让,只好打赌定输赢。要说,张、李都是中国人的大姓,都有上亿人口。原来印象中是张姓为多,可后来情况变了,调查表明,李成了中国第一大姓。冯某显然是凭的原来的印象,王某应该是见过新的调查结果。两人都分头去图书馆找资料,最后当然证明是王某赢了。

另外一次打赌起因是一种蔬菜的名字,这回和我有关,对手还是冯某。一天中午,从食堂打饭回来吃,菜里放了点芫荽(香菜)。那东西在我们老家本来就叫芫荽,而在河北省好多地方,特别是廊坊一带,一般叫香菜。于是,冯说,这菜学名叫香菜,俗名叫芫荽;我则说,正名叫芫荽,俗名叫香菜。就为这点小事,俩人谁也不服谁,争得面红耳赤,最后一赌定胜负。我从图书馆借来一本植物学专著,上面清楚地写着:芫荽,伞形科,俗名香菜……。冯折腾半天也没找着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只能乖乖认输。

上面的打赌至少还有点意义和价值,有的赌打得可就有点胡闹和无聊了。记得在三楼住的时候,我们宿舍的窗户还是木制的,中间一扇固定,左右两扇能打开。有一次打扫卫生擦玻璃的时候和同宿舍的打赌(忘了跟谁了),说自己可以从左边那扇窗户出去,到窗台外边,然后再绕到右边窗户进来。对方不信,我还真就如此这般表演了一番,把其他几个人看得目瞪口呆。赌是打赢了,可现在想起来,太不值得了。这种毫无意义的冒险还是不搞的好。

事隔多年,现在回忆起当时打赌的故事,觉得挺好笑的。不过是芝麻粒儿大的小事,争的个什么劲儿?这不吃饱了撑的吗?当时不是年轻气盛嘛,还没学会难得糊涂呢。这种大男孩之间的游戏不管现在看来多么可笑,当时可是很认真的。那是一种儿时就与生俱来的天性率真使然,没有什么城府,没有那么世故,甚至有点不计后果。打赌时争得如同两只公鸡,赌完以后又重归于好,真个是愿赌服输,还真没听说因为打赌谁跟谁心里结下什么梁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几乎不再和人打什么赌了,但总觉得年轻时那股冲劲儿,那种较真劲儿,还是留下一些的好。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