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中国的围墙  

2007-01-21 18:5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特定的偏好取向。拿日本人来说,他们喜欢那种对微小事物的把玩欣赏,作为民族性格来讲,有一种“以小搏大”的赌徒心理,日本屡次挑起对中国、俄国、美国的侵略战争即为明证。对此,曾有韩国学者李御宁教授著书《日本人的缩小心理》加以探讨。日本人自己的文化中更是随处可见对“小”的偏爱,例如民间传说中的桃太郎和现代动画中的樱桃小丸子。那么,中国人最令人关注的偏好又是什么呢?我以为是自我封闭的意识,最为明显的例证便是围墙。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一下,不难发现,在中国各地,大到皇家宫殿,小到农家院落,无处不在的是高低不等的各色围墙。北京故宫,又名紫禁城,英文译为The Forbidden City,单从名字上就可以感觉到那种宫禁封闭之森严。步入这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宫殿群内,除了感受到那种高大、庄严、肃穆的“天威”外,最大的感触就是它的“深”—封闭之深了。俗话讲,侯门深似海,更不要说帝王之宫了。《唐诗三百首》中就有一首五绝“何满子”:“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讲深宫怨妇的封闭之苦,读来不禁令人唏嘘。

说到民间,醉醒之间以为,中国民居建筑最大的特点不是雕花廊柱,不是重檐脊瓦,而是形形色色的围墙。无论房屋是奢华还是破蔽,是三进院落还是茅屋陋室,围墙总是必不可少的,或水泥钢筋,或砖石而砌,或培土而成,甚至一道简易的篱笆,都足以隔开内外两重天地。墙外公共空间,墙内私人世界,界限分明。

抛开私人院落不论,各个机关单位,尤其是国家党政机关,哪个不是院墙高筑,戒备森严?与普通私家宅院不同的是,这里不仅有死的围墙,还有警惕性甚高的门卫保安。来客自然要逐一登记,外人想涉足其内,实在是难上加难。这种情况在中国似乎自古就如此,古代的衙门从来就不是为平头百姓开的,衙门口竖的那两块“肃静”、“回避”的牌子,就足以把小民百姓吓出一身冷汗。

笔者在北美见过一些大学,当地人只知道附近那一片是某某大学,既没有戒备森严的大门,也没有高高的围墙,大学里面的道路和整个城市的街道贯通为一体,城市公交从大学里边横穿而过,大学的公共设施如图书馆、医院、体育馆等向整个社会开放,大学真正起到了引领潮流和文化辐射的作用。再看看中国的学校,从幼儿园到大学,还真找不到一所没有围墙的。在学校管理方面,特别是在中小学,我们听到最多的是所谓“封闭式管理”或“军事化管理”。我们家附近就有一所全国高中名校,每天上下班从它门前过,就从来没见它的正门打开过,你说你修它干嘛?即便是旁边的侧门,也只是在放假的时候才打开,外人只能透过那一根根铁栏杆透窥得其中几许秋色了。门卫室的保安个个尽职尽责,几乎到了飞鸟莫入的地步。更有甚者,有些学校的围墙之外还加装了铁丝网(还不至于通上高压电吧?),知情者说是学校,不知情者还以为是一座地地道道的监狱呢。私下里,有不少学生就戏言自己的学校是“模范监狱”。

以上还只是有形的围墙,无形的围墙更多,最典型的就是所谓的“单位”。“单位”这个词在中国人的话语和社会生活中太常见了,在中国,一个人如果没有个单位作依托,那就跟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差不多,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是也。传统的单位与个人(确切地讲,应该叫分子或成员)之间的关系实际上就是高墙大院与其中的扫把,铁锹的关系,换言之,后者从属于前者,是人身依附的关系。单位就是一个大家庭,领导自然就是家长,你只有把自己的一部分权利出售给这个家庭,才能换来家庭对你的保护,即基本的生存权。单位(大而言之,则是国家)为其每一个成员提供票子、房子(未必人人都有,但肯定领导优先)、车子(此乃领导之特权),退休后的养老乃至子女入托入学,其代价是每个成员把个人的几乎一切权利都出卖给单位,包括自由流动和迁徙权,个人兴趣开发权,个人劳动定价权,个人能力发展权,在极端情况下,甚至纯属私人的婚姻生育权都由单位替你操心。不信?在那个“史无前例”的年代,多少恋人因为其中一方出身的原因而被棒打鸳鸯?即便是现在,不是仍然有牛气十足的公司招聘员工时订立这样的“霸王条款”吗:“**年之内不准结婚”或“**年之内不得生育”。大家长的惯性使然也。你要觉得单位不顺心想挪挪窝?除非你有通天的本事,过五关斩六将,用甭管摆得上摆不上桌面的手段把各个关节全打通。不然,就是孙悟空,也要被如来佛压在五行山下,非但动弹不得,闹不好比原来更惨。

中国人为什么如此钟情于围墙?愚以为,从社会心理的角度而言,首先是出于对人身和个人财产等自我保护的需要,其次是出于对外部未知世界的恐惧。然而,围墙的保护靠得住吗?非也。在中国这个有着深厚的皇权专制传统的社会里,任何围墙在强权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小民的那点私人空间,朕准许存在,那是天恩浩荡;哪一天想收回来,还不是小菜一碟?不管你是富可敌国的和砷,还是“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百姓,只要皇上翻脸,别说你那点家底,就是身家性命,三族九族,照样拿下。高启、戴名世、金圣叹,因为诗文中有几个敏感字眼,就被抄家灭门,身首异处;堂堂的国家主席,高举着宪法护身,不照样被打翻在地?小市民安身立命的一点房产,在城市建设土地开发的名义下被强制拆迁,哭诉无门,再高的围墙管个屁用?

因此,想真正保护自己,像鸵鸟那样躲在围墙里边是没有用的,最有效的方式应该是在平等、民主的前提下,以契约、法律的形式将国家与个人之间的权力和权利界限划分清楚,明确私人的人身、财产和免于恐惧的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并且建立起合理而可行的监督制约机制,这样人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塌实些。西方国家有一句谚语:茅屋虽破,风能进,雨能进,但没有我的许可国王不能随便进。什么时候中国人有底气说这话了,什么时候围墙就会大大减少。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