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何以生公?  

2007-03-03 17:26:02|  分类: 文化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礼记礼运》中有一句话:“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这句话又因孙中山先生的大力宣传而几乎家喻户晓。“公”确实是个好东西,现代政治文化中的许多价值观念如“公正”、“公平”等均与此相关。在29召开的国务院廉政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也提到了“公生明,明生廉,廉生威”,此言不虚,真正的力量往往不是来自于权力的大小,而在于权力如何运用。只是,本人把这句话扩展开来思考,再追根溯源,便有一问:既然公能生明,明又生廉,而廉又能生威,那什么能生公呢?中国历史上,孔孟之道,仁义礼智信讲了两千多年,“公”也是官僚大夫、文人士子们挂在嘴边上的字,但莫名其妙的是,怎么自孔夫子以来就没人问一问,似乎也没人正面回答“公”是从何而来的呢?

    专制制度能生公吗?中国自秦始皇那时候起,便是实行的天下之事无大小皆决于上 (《史记•秦始皇本纪》)的帝王专制制度统治者自称的“公”,实际上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式的“公”,是主子对奴才的“一碗水端平”式的“公”,是高高在上的权力所有者自上而下恩赐的“公”。这种“公”由于没有制度的制约和监督,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今天的公正决策,由于某些其它因素的作用,比如来点桌子底下见不得人的勾当,到明天就可能全部推翻。历朝历代的当权者,特别是九五之尊的皇帝,翻云覆雨,出尔反尔的事例多了去了,不提也罢。这种来自于权力的“公”与“不公”完全取决于手握权柄者的个人好恶。而且,到底什么是“公”什么是“不公”,根本没有一个普遍认可的标准,到最后,只能是谁官大,谁拳头硬谁就是“公”。京剧《玉堂春》里边崇公道的那几句台词颇能说明问题: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不要说放眼望去天下乌鸦一般黑,就是出几个包青天式的人物,又怎能顾得上天下芸芸众生?况且,中国的传统是人亡政息,指望不上的。

    道德教化能生公吗?看看两千多年来的中国,道德教化从来就不缺。你看那历朝历代的衙门,哪个上边不高挂“公正廉明”或“明镜高悬”的牌子?故宫养心殿里边还“正大光明”呢。老百姓提起那些大大小小的官,对哪个不是口称“青天大老爷”?然而,真正公正无私的青天有几人?包拯、况钟、海瑞,寥寥数人而已。旧时官吏,谁也不会声称自己是贪赃枉法的贪官、昏官,全都一副道貌岸然、大公无私的样子。而实际上,“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那些贾雨村、范进之流的科场得意者,一旦权力在手,哪个不是瞪红了眼珠子?潜规则取代了显规则,贪贿偏袒代替了公正严明。“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孔孟“仁义道德”的教化早就被他们抛在脑后,只是一块愚弄百姓的遮羞布而已。

    那么,又回到刚才的问题,到底何以生公呢?

    愚以为,首先是民主生“公”。民主理念的根源在于它首先要确认每个人都是生而平等的,都应该拥有平等的人权,而这一点恰恰是“公”的基本要义。在民主制度下,没有法力无边的救世主,没有至高无上的独裁者,社会的每一个个体都拥有对国家大政方针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发言权。这种广泛的参与而非少数人的暗箱操作保证了决策的公正和公平。正如美国的迈克尔罗斯金等所说:现代民主制(代议制民主)是“一种政治系统,该系统为定期更换政府官员提供合乎宪法的机会;一种社会机制,该机制允许尽可能多的人通过在政治职位竞争中作出选择,以影响重大决策。”(《政治科学》,华夏出版社2001版)这为公正和公平提供了基本的前提。

    其次,法治生公。民主和法治如同一个人的左右臂,如果说民主是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不公”产生的预警机制的话,那么,法治就是对种种“不公”现象的纠偏,是社会公义的安全卫士。严谨有效的法治环境是每一个社会个体权利(而非权力)的根本保障,也是“公”的根本保障。在法律意义上,实质性的公正必须以程序性公正和公开为前提。可以设想,如果中国古代有程序性严密的司法体系,大量的窦娥冤应当得以避免;几十年前的中国,如果我们建立起了一套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和司法环境,张志新、遇罗克、李九莲、王申酉之类的冤案或许就不会出现或者得以及时纠正;如果我们当今的法治足够完善,或许就不会有聂树斌、佘祥林。

    第三,监督制约生公。“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会导致腐败。”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说,权力导致不公,绝对的权力绝对会导致不公呢?至少,我们可以说,没有监督和制约的权力必然是产生不公的温床。基于此,西方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如约翰•••洛克和孟德斯鸠,就以他们的睿智和远见,提出了权力的制约和制衡机制。受到制约的权力难以为所欲为,权力滥用的机会大大减少。而社会公众,特别是公共舆论的监督,则最大限度地把权力的使用置于阳光下,避免了暗箱操作产生的不公。当今中国出现的各种社会问题,如官场腐败、损害弱势群体利益(如强制拆迁和强制征地)和社会分配不公等等,在完善的监督制约之下,当能得到最大限度的缓解。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