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六十七年前的今天  

2007-04-21 23:28:00|  分类: 其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兽性的暴虐,人间的惨剧,何必到奥斯威辛的焚尸炉去寻找呢?何必到1937年的南京去寻找呢?何必到卢旺达大屠杀的万人坑去寻找呢?——题记。

     今天是农历三月初五,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抗战期间,在离我的老家只有三公里的束鹿县(今辛集市)耿虔寺村,也就是我姥姥村,八路军冀南一分区机关和部分部队(大约有一个连)驻扎在那里。1940年的农历三月初五(公历4月12日),分区机关正在村里开会,不知怎么走漏了消息,被盘踞南智邱、新城据点的日伪军包围。经过激战,八路军毙敌20余人,自己也牺牲了38名战士,但分区机关成功突围转移。日伪军一举消灭我一分区机关的企图不仅未能得逞,而且还损兵折将。(据老人们讲,被击毙的日军中,有一名级别不低的军官)。他们觉得八路军不可能逃出他们的铁壁合围,肯定是换上便衣混入百姓中间了,于是迁怒于百姓,遂冲进村里烧杀抢掠进行报复。

 他们逢人便杀,姚双月被连刺数刀,刘小舍连中七枪,当即惨死。刘文起之妻正准备做饭,日伪军进门便把她痛打一顿,随后拖进柴禾棚里活活烧死,并挑死刘文起。日军闯入刘老温家,四处喷洒汽油,纵火将刘老温父子烧死。火势蔓延,邻居刘老崇之妻端起水盆准备救火,日伪军夺过水盆向她头上砸去,并把她推进大火中。日伪军把抓到的青壮年用绳子捆成串进行集体屠杀,用机枪向人群扫射,打死打伤30多人。他们见到年轻的姑娘就追,有七名妇女被轮奸。耿虔寺惨案,日军杀害无辜村民52人,其中外村遇难者有9人(见名单,档案资料数字为41人),伤l0余人,烧毁房屋300多间,抢走财物折合价值二万多元。

 由于八路军在村西头抵抗较为激烈,并且是从村西突围出去的,所以耿虔寺村西被日寇屠杀最为严重。我姥姥家当时就住在村西,小时候,姥姥经常给我讲那场大屠杀的事情。当时日寇将村里的青壮年抓去后,八个人绑成一串集体屠杀,所幸的是,其中竟然留下一位幸存者。这位幸存者的名字叫刘文兴。当时,日寇开枪屠杀时,一起被枪杀的八个人中,他并没有被击中,但也顺势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日本鬼子查验时,吓得他连气都不敢喘。等到日伪军撤退以后,悲愤欲绝的乡亲们来收尸时才敢抬起头来,算是死里逃生。六十七年过去了,母亲说,别人都是年年过生日,刘文兴老人每年的三月初五都给自己过祭日!

 那时候,我的母亲尚未出生,我大舅那年14岁,还是一个像汤姆.索亚一样的稚气未脱的少年,但由于发育早,看个头已经出落得像个大小伙子了。姥姥当时特别害怕大舅被当成成年人抓走,灵机一动,弄出一口袋花生,让大舅坐到炕上和自己一起剥花生。人一坐下去,一看就是一孩子,显不出个子高大来了,这算躲过一劫。第二天,姥爷就联系了一个在天津的远亲,送大舅去学徒,主要学帐目和银行管理。大舅年少聪慧,人又勤快,深得师傅喜欢,很快出徒,走南闯北。几年以后去了上海,五十年代初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在甘肃安家落户,在榆中县一家银行工作,一去就将近五十年,最后终老陇东。此为后话。

 当时,村里人们更习惯用阴历,所以,人们称之为“三五惨案”。小学时,每到阴历三月初五,耿虔寺的学校都要组织怀念先烈的活动。我作为外村的学生,小时候也参加过一次几年三五惨案画展。小时候,姥姥家村西有一片松柏林子(在我们老家一带,松柏树很少,更难成林),老人说,那是为的纪念三五惨案中牺牲的八路军战士,那里埋着38名战士的遗骨,其中还有一名团级干部。大约是在八十年代,烈士的遗骨被移到了辛集市烈士陵园,而那位干部的遗骨则被重新安葬在石家庄华北烈士陵园。那片松柏林也不见了。

 有时候我想,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自然是可敬的,值得后人永远怀念,但那些被日寇屠杀的百姓,那些无辜的平民,不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吗?三五惨案,记载着先烈抗击外侮,保家卫国的赤诚,记载着日本法西斯的兽行罪孽,同样也深深地锲刻着民众的牺牲,血染的悲壮。我们有许许多多的烈士陵园、纪念馆、纪念碑,然而,除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等少数几个地方之外,又有谁为那些为了民族复兴和解放而默默承受着苦难,甚至被屠戮的羔羊塑上一座丰碑呢?像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纪念馆,以色列的哭墙一样。

 近来跟祖籍耿虔寺的两位老友刘存庄和刘国柱先生联系,听说村委会新建了三五惨案纪念碑。虽然有一点晚,但总比没有好。我还没顾上回去看看,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纪念碑是否高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先人的血凝成的。它会时时提醒后人当年曾经发生的那桩人间惨剧,提醒人们不忘法西斯的罪恶,不忘民族的苦难。听说碑文并没有将遇难村民的名字刻在上面,算是美中不足。现根据存庄老友在档案馆找来的名单,贴于此处,以示纪念。

 匆匆写成,有些资料尚待核实。趁着惨案的见证者尚在,急需搜集整理第一手资料,特别是证人证言,以便把当年惨案的真相完整准确地公之于众,以警醒世人。这是责任。

 附:三五惨案中遇害的乡亲名单

王白马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王梦比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王豆包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王小春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姚双月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运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吉亮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良臣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二门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小幺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文可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文起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文起之妻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苏小尖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潘小牛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王保存

学生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王老威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王振雄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姚老省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姚灵圣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行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希科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进印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小四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其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肉墩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四撇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领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展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二娃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大吉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振宏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温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温之妻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锁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二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光俊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代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臣良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小里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臣仲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老冠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刘小舍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耿虔寺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不详

农民

1940

耿虔寺惨案

外村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