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父亲的书法  

2008-03-01 19:00:47|  分类: 人生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了那个动乱年代的造神运动和眼下这个浮躁时代的造星运动,我已经很难对崇拜这个词提起兴趣来了。但小时候对父亲却颇有几分崇拜。

确实,父亲有好多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尤其是在普通的农村,在那个文化极为贫乏的年代:父亲是五十年代末的老高中毕业生,这在当年的农村可谓凤毛麟角;有将近十年担任教师的经历,这在家乡朴素的农民中很受人尊重;父亲心灵手巧,从未投师却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几乎全部木匠手艺,如今老家里的家具大部分都是父亲的作品。而童年时代的我对父亲的崇拜则是从书法开始的。

父亲练字初习柳公权,而又从刚硬但略嫌呆板的柳体中走出来,融入了一些赵孟頫的圆润流畅的风格,有行楷之意,结构精妙,雄浑大气。父亲的书法也许算不上什么大家,但在我们老家有一定的名气。在这一点上算得有些家传 — 我的祖父,作为一名老师范教师,也写得一笔好字。但由于长年在外地教书,在老家的知名度反倒不如父亲。可惜到我这一代,虽然还能凑合着刷上两笔,但比起祖父和父亲已经有云泥之别了。父亲小的时候,从上学开始毛笔习字就是必修的功课,父亲自幼勤奋再加上心灵手巧,所以很快就练出来了。听村里老人们讲,父亲十来岁的时候,毛笔字就写得很有功底了。当时村里有位老私塾先生,每逢什么节庆啊民俗活动啊,需要动笔写字的时候,总喜欢叫上我父亲。于是这一老一少两支毛笔相映成趣,成了村子里的一道风景和村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听了以后甚是羡慕,我十来岁上小学的时候正赶上批林批孔批宋江,整天疯疯癫癫地高呼革命口号,哪有心思学习?毛笔字在当时最大的用场大概就是书写各种大小字报和标语了,但我记忆中父亲是极少参与那一类活动的。

父亲的书法主要与两类活动有关:一是红白喜事;二是写春联。

先说红白事。村子里隔三岔五的就有谁家娶媳妇聘闺女,或者谁家的老人过世了。每逢这个时候,父亲就成了主家的座上宾。写上几幅婚联,几张喜字,或者写个定亲帖子,礼单,奠幛什么的。这些东西,破四旧立四新的革命小将们是写不来的,首先那字拿不出手,其次这类文书都有一定的格式规范,没有相当的传统文化功底是办不了的。父亲在这方面可谓得心应手。就拿定亲帖子来说吧,“久仰名门,愿结朱陈,谨托冰语,敬求金诺。”这是男方的求亲贴;“久慕名门,愿结朱陈,敬承冰语,台命谨遵。”这时女方的允亲贴。外行人弄反了就乱套了。不仅文字要对,书写的格式也有一定规范,比如上边的那方求亲贴里,“谨求”要写在下边,以示谦恭,“金诺”要另起一行,写在顶上,以示对女方的尊重。还有在不同情况下以父母、祖父母还是兄嫂的名义出贴,抬头和落款是不一样的,乱了辈份可就让人笑话了,人家得说我们这个村子没明白人。父亲在这方面弄得门儿清,人家对方换帖子后都佩服,不仅字写得好,毛笔小楷帅气清秀,这词也出得好,合规矩。所以,直到现在,父亲虽已年届古稀,每逢这种事,仍然有不少人来找。父亲也总是来者不拒,乐此不疲。 

再就是过年时候写春联了。现在的人们好多过年都不贴对联了,即便贴,也是从市场上去买。那些工厂化生产出来的东西其艺术性很值得怀疑。贴春联是我们老家一带的传统,当年的时候除非特殊情况(如某家办了丧事)一般各家都要贴的。那时候春联不兴买(也没地儿卖),都是找人或自己写。首先大队里每年春节都要给村里的烈军属送春联。所以每当过了腊月二十,父亲就开始在大队里写春联(这是计工分的哦),然后由大队干部还有一些小学生敲锣打鼓地给贴上,也算是一项拥军优属活动吧。烈军属的对联那是村里的门面,父亲每次书写都极认真。等我稍大一些,正好放了寒假,父亲有时候也带上我一起去,让我也接受接受熏陶,偶尔还得空刷上两笔。

当然,更多的书法艺术熏陶还是在家里。到了年跟底下,就该是村里人们三三两两地求写春联来了。最繁忙的时候是在阴历腊月二十八九,到下午的时候,常常是屋里等了一大堆人。屋子里墨光闪耀,父亲笔走龙蛇;小院里,对联晾满了院子,砖头、木棍压着,一条条,鲜红的,煞是好看。

说起对联的内容,那个年代和现在也是大不相同。你看现在不少人家大门上贴的对联(有好多直接用瓷砖烧出来的),先别说字的水平怎么样,那词儿就透出一股老掉牙的俗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出门求财财到手,在家创业业兴旺”,就差上联写成“福福福福福福福”,下联写成“钱钱钱钱钱钱钱”,横批“当官发财”了。当年父亲写春联,一般是从临近春节时的报纸春联专栏上精选,七八十年代主要是《河北日报》、《石家庄日报》、《建设日报》,里面充斥着许多干巴巴革命口号式的东西。父亲总是仔细斟酌,从里边挑选一些有积极意义的,人们也容易接受的对联,像“勤劳人家春来早,幸福门第光荣多”、“常将有日思无日,莫待无时思有时”之类。在很多情况下,父亲还根据主人家的具体情况,自己编写对联。等到我上了中学以后,父亲有时候也让我参与编词儿,使我在潜移默化之中学到了一些平仄对仗和诗词格律的常识。

除了以上的对联和生活文书以外,父亲还喜欢写上一些唐诗宋词或名人对联,自己用浆糊简易装裱成中堂或条屏挂起来。父亲四五十岁的时候,字写得最见功力。在自己亲手打做的橱柜上装饰上自己写的书法,笔力遒劲,常引得客人啧啧赞叹。记得有一个柜子上写的是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标准的楷书,字字见功夫。只可惜,时过境迁,当年的那些值得记忆的东西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远去了,没能记录下来,实在是遗憾。今年春节回家,我用数码相机专门拍摄了一组父亲的书法照片,想尽量留住那正在远去的记忆。

现在,我也沿着祖父和父亲当年的足迹,成为了一名教师。在课上课下,好多学生,甚至同事都很羡慕我的传统文化功底。我不敢妄自尊大,但我知道,我的传统文化素养是从父亲的笔尖上,点划间,从那一个个灵动的汉字中悟出来的,是从父亲有意无意中写下的唐诗宋词和名家散文中耳濡目染而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