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醒之间

犹太人谚语曰: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那么,人类不思考,上帝会怎样?

 
 
 

日志

 
 

在加拿大过春节  

2008-04-13 11:55:39|  分类: 人生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春节,我是在加拿大度过的。对于我个人而言,第一次在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异国他乡过春节,具有某种程度的标本意义。

作为中国传统民俗节日,春节虽然不像西方人的圣诞那样包含强烈的宗教信仰因素,但它也是中国人对传统文化和信仰认同的一种体现:血缘与亲情、家族观念、敬神祀鬼、天人感应等等。有好多东西,外国人是很难理解的。先不说别的,春节用的是农历,我们中国人欢天喜地庆祝的春节,在老外看来,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天而已。对那些纯种老外来说,光是春节的时间就够他们挠头的。即便是我们,如果不是事先带着日历,或者时不时查查《人民日报》海外版,也弄不清农历是什么日子了。

但对于像我们这样真正的华人来说,虽然远离故土,但民族文化的根是断不了的。春节也就成为我们表达对故乡亲人的眷恋,表达血浓于水的情感的最好的机会了。好在加拿大是一个尊重多元文化的国家,那年春节还专门发行了一枚中国虎年邮票。我专门去邮局买了一套四方联小型张作为纪念。

在《在加拿大过圣诞节》一文中,我已经介绍过了,和我一批去加拿大列桥进修的有五个人,租的是加拿大政府的公房,面积比较大。当地时间1998年1月27日晚上(北京时间1月28日,即年三十上午),在列桥的几十位华人在我们所租住的房子里举办了一次热热闹闹的饺子大聚餐。为了迎接朋友们的到来,装点一下气氛,我和徐永平先生还各自写了一幅对联贴到大门和客厅门口。我写的上联是:自去自来梁上燕;下联是:相亲相近故乡人。徐先生写的什么词忘了,很是遗憾。

来参加聚餐的大约有二十个家庭,几十口人,各自在自己家里包好饺子带来,在我们这里逐一下锅,大家依次品尝。猪肉大葱、牛肉白菜、芹菜、茴香,什么馅儿的都有。每一家的煮出来大家都尝上一两个,然后品评一番。在座的客人中有一位南方人,浙江还是江苏记不清了,生来不会包饺子,但这一家也还是带来了他们的风味小吃。我们还准备了几个小菜,还有牛奶、雪碧、橙汁等佐餐,蘸上新买的山西老陈醋,那叫一个香(像醋啊,酱油啊这一类中餐调料在当地华人或者东南亚人开的小店里都能买到)。

刘丽女士带着女儿来了,徐永平、李淑英夫妇带着儿子来了,Sherly(中文名字好像叫苟雪琪)一家也来了。那么多人,把偌大一所房子塞得满满当当。不知是谁提议,咱这饺子也评评奖吧。于是,最佳口感奖、最佳做工奖、最佳创意奖等等一一评出,我们包的饺子还得了个最佳造型奖,哈哈。

到晚上十点多,客人们陆陆续续走了。我们几个还很兴奋地折腾到子夜时分。第二天凌晨四点多(北京时间年三十晚上7点多钟),徐永平先生又开车接上我们五个去他们家看春节晚会。

徐先生家的地下室大厅里有一个很大的背投电视,那时候,国内这种电视还比较少见。除了我们几个人以外,徐先生还邀请了他的加拿大朋友一家三口一起过节,好像是专程从千里之外的Saskatoon赶来。

那年的春晚除了刘欢的《好汉歌》和那英、王菲的《相约九八》两首歌之外没有什么留下太深印象的节目。但大家更在意的是这样一种气氛,使我们这些过年无法回家的人所寻找的那种家的感觉。

在加拿大过春节 - 醉醒之间 - 醉醒之间

在加拿大过春节 - 醉醒之间 - 醉醒之间

晚会看了一半,李淑英女士就把热腾腾的饺子端上了饭桌。十几个人一起美美地享受了一顿大清早的年夜饭。

接下来的一整天我们都是在徐先生家度过的。说到这里,有必要回过头来介绍一下这位徐永平先生。当时的徐先生三十多岁,正当年富力强。徐先生Saskatchwan大学博士毕业后,与夫人一起供职于当地一家畜牧饲料公司,是公司技术研发上的顶梁柱。(加拿大的畜牧业非常发达,我们所去的Alberta省的人们经常自豪地对我们说,他们那里的牛肉是No. one in the world。)夫妻二人都来自于东北(好像是辽宁),为人豪爽坦诚。徐夫人李淑英女士颇有音乐天赋,嗓音甜美高亢。在一次华人聚餐会上以一曲高难度的花腔女高音《我爱你,中国》博得众人喝彩。后来夫妻二人回国发展,先是在大连建立了自己的公司,然后在全国各地发展,很是红火。

那一家加拿大客人也很和气友好,似乎和中国人并无隔膜。但是一旦深入交流,涉及到伦理价值观念,分歧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那天午饭后,大家在一起聊天,不知怎么就聊到报纸上的一则消息上来了:一位只有十二三岁的加拿大女孩,未婚怀孕,甚至不知道孩子(确切说,是孩子的孩子)的父亲是谁。应该堕胎还是把孩子生下来,就引起了各方争论。这对加拿大夫妇看来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们坚信胎儿也是生命,而生命是神圣的,任何人不能随意剥夺。这个问题在美国也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争论的焦点问题之一,并且常有保守派人士借此攻击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于是我们就想和他们辩上一辩。我们不和他们在胎儿算不算独立的生命这一问题上纠缠,也不过多地讨论道德伦理问题,但是强调,女孩本身还是个孩子,,她现在连自己养活自己都是个大问题,又有什么能力抚养孩子呢?况且,一旦孩子生下来,对女孩的就学、就业、社会声誉等方面都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应该承认,这最后一点主要是从中国国情出发考虑的)。这对加拿大夫妇则说,这些在加拿大都不成大问题,因为那里有非常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对单身母亲的歧视也没有那么严重,政府会妥善解决的。我们又说:不管怎么说,这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负担呀?你猜对方怎么说?他们说,政府收了纳税人的钱就是为了扶助这些社会弱势群体的,政府有这个责任!他们还对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颇有微词,到最后谁也无法说服谁,争论不了了之。好在观点的分歧并没有影响春节的和谐气氛,双方都懂得求同存异,适可而止。实际上,这种价值和伦理观念的差异有着深厚的文化土壤为基础,怎么可能通过这样一场“厨房辩论”就说得清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